他们像老夫夫那样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
固执己见,热火朝天

表里不一

EC鲨美灵魂互换梗
插而湿和一美换了皮。

给西皮豆砸的零点生贺(看看看左上角的时间哟)~~
在8月1号这个美丽的日子里,豆砸宝宝破壳而清水出芙蓉,年复一年汲取天地之精华长成了一只又暖心又激萌又黄暴又纯洁画技满点的宝贝豆子。
嘤,我们相识在2015年,大约在冬季。【自行配音白云黑土】

都是ooc,bug请大力鞭打
宝宝没产过EC看得书也少,写着好不顺手(:з」∠)_但我爱你呀【比心】还是厚着脸皮写了●| ̄|_







“三十年前的老古董了。”

Charles扫了一圈周遭,火人冰人和幻影猫在哨兵追捕中跑进了一个废弃已久的地下车库。

当时这种构造风行一片,在各个居民区下面几乎都建过,没过几年就渐渐被淘汰。
这个车库看起来十几年没进过人了。在车道中央扔了几个掉漆的红铁架,覆满了厚薄不一的灰尘,角落里堆着看不出颜色的齐人高大包裹。

“我们在这里开始?”
Eric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问了一句。

Eric面前是幻影猫和火人前几日穿越成功的那张石台,灰尘已经被粗粗抹去,

“时间跨度这么长,我,,没试过。”幻影猫食指蹭着石台的边缘,低着头说。

“值得一试。”Eric偏了偏头。

“身体要承受非常大的撕扯。。。”幻影猫还是低着头,盯着石台上粗犷的花纹。

“我可以试试。”默默站在最后面的金刚狼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Eric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Charles把自己摇到众人前面,轻轻摇了摇头。
“即使你修复得再快,身体也是要承受撕裂。”

“对,但是。。。”

“我有个更好的方案。”

幻影和火人把目光从石台移向Xavier教授。
“把我送回去。”

大家都看着教授,觉得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

“穿越五十年,身体会承受非常大的撕扯,没人受得了。”幻影犹犹豫豫地重复了一遍。

“我会抛弃这个身体,在五十年前再找一副,”
Xavier教授抬起头,目光在所有人脸上轮了一圈,
“就像我之前做过的那样。”

被凤凰力吹散后,教授的意识进入孪生兄弟的身体,这样造就了眼前的教授。
大家都知道。

“你们只要保留好我的身体,我回来后就没有任何问题。”
他停了一下,
“而那个我挑的年轻人,在一切结束之后我再把他的意识还回去。”

金刚狼看着眼前比自己年轻五百多岁的人,张了张口还想反驳。

“你不认识那时的Raven,那时的我,,,和Eric。你说服他们,甚至找到他们都不知道要费多少时间,改变他们的行为更是难上加难。相信我,这是最简单的办法。这不是个耽搁起时间的事情,不是吗?”
Charles堵回了Logan想出口的反驳。

还是沉默。

“准备好了?”Charles催幻影猫快开始。

幻影猫朝石台走近一步,又停住了,目光越过火人的肩膀看向万磁王。

Eric心里莫名有点烦躁,发觉Charles也盯着他看时烦乱地点了点头。
“I,,,um,agree with Charles.”

Eric看向地面,余光扫着石台上的Charles。心里的烦躁一波比一波掀得高。

按照他的逻辑,这事儿没有任何问题。
为了变种人的利益。
Eric不止一次说过这话,一般意味着又有壮士要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做点牺牲了。
连他自己也愿意为了这个高尚的目标在五角大楼地下呆上十年。
Charles这么选没什么问题。
有。。。私人问题。

他胡乱想着,幻影猫把手搭上了Charles的头。






时间才不是看不见摸不着的,Charles想。时间非常坚硬,非常锋利,密集的分分秒秒进入他,在身体里撑开爆炸,把身体撕得褴褛。一丝丝地散开在无上无下的虚空。
一个个人影在辨不出色彩的混沌中飘忽不定,隐隐约约地看到的熟面孔像路标一样指示给Charles到目的地的距离。
恶心的快速穿越慢了下来,Charles也基本都碎了,如果有人看到这样样子,怕是要觉得见鬼了或直接见鬼去了。
他快速扫了一眼周遭,惊喜地发现眼下的一个青年人长得像极了五十年前的自己。Charles盯住他,快速进入了他的意识,把自己碎成片片儿的身体丢在红涨涨的空旷里。






醒来。

 Charles希望自己不是在一张双人床上醒来,身边躺在一个人之类的。

睁开眼睛。

确实没有。



但在一张单人床上睁开眼,身下压着一个人也绝对不是Pro.Charles  Xavier理想状态。

Charles一惊,跳下床来。落地的时候由衷赞叹了一下久违的脚踏实地的感觉。

Charles用手抵着侧额,看进床上人看看到底是什么状况。

床上的大哥一脸大黑线画的问号。
为什么做到一半人跳床跑了,明明是他压的我喂。

这人长得可真有点像Eric。

不不,这是一个陌生人。掐断胡思乱想,Charles在他脑海里翻腾,基本的信息都装在记忆的最里层,Charles轻车熟路地拨开外围密密麻麻的懵逼,很快开始读起来。Michael Fassbender,一个演员。Charles又往外翻了翻,看到了被自己抢占意识的这年轻人的图像,噢,James Macvoy,也是一个演员。这些应该就够了。


真抱歉耽搁你们剧组工作,在下借Macvoy先生一用。

没忘记贴心地帮Fassbender先生抹掉这尴尬的一小段。


走到马路上,Charles简直要蹦哒几下庆幸自己的好运气,这个叫James的小子在伦敦!在五十年的时间里,七十亿人口中,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自己挑中了个伦敦人!也不是没想过在草原里醒在狮子含情脉脉的注视中,或醒在哪个监狱的铁窗里,哪怕只是去了讲番语的外瀛也够折腾一阵子的。上帝站在变种人这边,Charles对自己讲。

一个遗传学教授说这话,是变着法儿地自我安慰罢了。





坐在飞往华盛顿的班机上,Charles又一次庆幸自己的选择。到现在他也不能完全接受1973年的自己,透过乱湿湿的头发看着Charles的眼睛,说服那个消沉自暴自弃的Charles,想想就沉重而尴尬。

飞机上环绕的广播拦不住Charles回想五十年前的Charles。

在古巴海滩之前,Charles一直养尊处优,对别人的爱停留在理论层面的怜悯。在离开海滩后几年压抑苦闷的时间里,他开始切实体会别人的痛苦,对那些在贫民窟在底层生长变种人的痛苦有了同感。

在那个过程中,他越来越理解Eric的主张,那些原先的他绝不理解的偏激,

不过,理解但不支持,不会实践。

Charles偏过头,望向舷窗外的蓝天云层机翼。在哨兵追捕之下久违的一切。






飞机落地华盛顿。

正如Charles所预料的,后续一切进展地很顺利,说服五十年前的自己才是最大的困难。说服quicksilver,Raven,Eric对现在的Charles而言反而不用大费周章。

事情一直沿着Charles的轨道运行,说服Eric家的小子,拖出Eric,找到Raven。

一切都很理想,显示变种人的能力,表现变种人的仁慈,政府废弃哨兵计划,关停崔斯克工业。
呼~Charles也该回去了。

Charles留恋地剁了跺脚,走回了宾馆,再见,Macvoy先生。再次进入恶心的穿越中。







睁开眼睛,又是新的一天。







James Macvoy张开眼睛,房间里还暗,自己平时起床时天都是大亮了。揉了揉眼睛,朝窗外看去。目光遇到厚实了不少的窗帘转回来,看向身上的被子,墙壁...扑咚倒回床上,望天...花板。w...t...f...

辛格大大又整啥幺蛾子?昨天散场急得跳脚的是谁啊?今儿又给我neng哪旮旯来?James穿上床尾的衣服,揉着眼睛向门口走去,呼噜一把头发......头发?...头发!!James僵在原地,转头细细打量了一圈,写字台上悬浮的水晶地球安静地稳稳转着,浮动的投影绕着赤道滚动,2023年8月1日。

。。。
TBC













评论
热度(1)

© 啪雷雷 | Powered by LOFTER